快捷搜索:  

中医药现代化怎么走?院士国医大师与企业大咖激情碰撞!

  新华社北京1月11日电(记者李保金王奇黄可欣)《经济参考报》1月11日刊发题为《院士与国医大师谈中医药现代化》的报道。文章称,由新华通讯社指导,新华社《经济参考报》主办、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办公室特别支持的“2019健康中国与中医药发展高层研讨会”,1月10日在北京举行。该研讨会至今举办三届,本届会议主题为“中医药传承与现代化”。多位院士、国医大师等专家以及中医药企业代表在研讨中均强调指出,中医药现代化过程中,必须坚守中医思维,坚守以中医理论为指导,同时坚守以疗效为根本衡量标准,以开放包容的心态,有效吸收现代科技发展最新成果为我所用。

  坚持中医理论以疗效为标准

  ↑图为樊代明院士在“2019健康中国与中医药发展高层研讨会”上发表演讲。记者 王皓然 摄

  “在人类医学史上,中医药学从未得到当今这样重视;在世界医学领域,中医药学已经成为唯一跟西医比肩的第二大医学体系;她解决了很多西医解决不了的难题,已经显示出不可替代性;她必将成为未来医学即整合医学发展的主要贡献者。中医药学研究要保持医学的人文属性,坚持中医的基本理论,改革传统的研究方法,以疗效为标准,从微观到宏观,变不治为可治,从配角到主角。只有这样,中医药学才能在继承中高速高效发展,以自己崭新的面貌为健康中国乃至健康世界做出重大贡献。”在演讲中,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这样表示。

  ↑图为国医大师孙光荣在“2019健康中国与中医药发展高层研讨会”上发表演讲。记者 王皓然 摄

  国医大师孙光荣则强调指出:“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等中医经典著作以及历代中医名家的学术经验,是中医药学发展的根本。中医药的传承和现代化,一定要守住中医思维这一根本,要遵从天人合一的整体思维,通过六步辨证程序来看病,守住疗效这一中医的生命力,加强优势病种研究,加强中医药学教育与传播,绝不可‘以西律中’。”

  什么是“以西律中”?孙光荣在演讲中指出,中医治病讲究因人、因时、因地制宜,这是中医的优势和特色。中医临床研究是千变万化的,不是一成不变的,更不是有病了终生服药。“以不切实际的刻板规范、标准来框定中医,套用和模仿西医的规范标准制定所谓的中医规范和标准,就是‘以西律中’。”

  中医与现代科技结合开放包容求发展

  ↑图为张伯礼院士在“2019健康中国与中医药发展高层研讨会”上发表演讲。记者 王皓然 摄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,中医药是健康中国建设进程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力量。中医思维与西医技术有序结合就是未来医学发展的方向,将中医药原创思维加现代科技就可以得出原创成果,中医临床高级别的循证评价结果和中药质量是行业短板和技术瓶颈,也是未来中医药传承创新重要的发力点。

  近年来,西方发达国家抢滩中医药知识产权、标准、产业和市场。“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中医药的深度融合,为其跨越发展带来了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。”张伯礼建议,“从中医药关键技术装备入手,通过国家科技重大专项,显著提升中医药科技创新能力,为健康中国提供战略支撑。”

  ↑图为韩济生院士在“2019健康中国与中医药发展高层研讨会”上发表演讲。记者 王皓然 摄

  事实上,现代科技与中医药这一传统文化精髓的有机融合,已开始开花结果并获得国际社会承认。年已九旬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在发表主题演讲时称,目前借助现代研究方法,已经能够向国际社会证明针麻镇痛的疗效以及作用机理机制等。针刺、经皮穴位电刺激等神经调控方法,在阿片成瘾等治疗上疗效明显。针刺转化医学要紧密围绕民生需求,突出中国传统医学特色,针刺临床验证,尽力做到精准,自主研发,服务社会。

  “对于中药而言,同样的种子,不同的种植条件,不同的采集时间、加工炮制方法、仓储运输方式等,就不是同样的药材了;现在不少配方中的犀牛角、牛黄等,都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保证中药的疗效,需要加大研究。这些做好了,就可能是未来中医药现代化的创新点。”孙光荣表示。

  “唯成分论很难评价中药的疗效。”中国中医药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大品种联盟秘书长杨洪军说,“应建立起和功效相关联的质量控制体系,借助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影像采集、传感器等技术,把传统的中药用现代医学来表征,这样传统中药在现代化方面就得到了延伸和扩展。”

  中药二次开发和大品种培育成产业发力点

  “中国的方剂有10万个,复方治疗一直是中医药的优势。既然中医原创思维+现代科技就可以产生原创成果,那么,中药二次开发和大品种培育,就将是未来中医药产业的重要发力点。”张伯礼表示。

  “传统的制剂要处理好和现代工业制造之间的关系,一方面应该加大对经典名方的开发力度,用精品中成药传承中医药;另一方面要加大新制剂研发,结合临床需求,在古方及经验时方的基础上,加入自己的临床实践,按照现代中药发展的要求,研发出临床疗效认可的新制剂,这是一类非常有前景的创新模式。”杨洪军表示。

  ↑图为“2019健康中国与中医药发展高层研讨会”圆桌研讨环节。记者 王皓然 摄

  “组方、传统处方仍然是当今中医药维护疗效、发挥特色专长治病的重要武器。依据中医的‘理法方药’理论,在挖掘经典的基础上开发新药,在不改变它的内核、原理的基础上,在标准化和均一化方面对每一批药品进行含量检测,这种创新是非常有前途的。”奇正藏药董事长雷菊芳认为。

  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表示,加强中医药发展是民族的使命、科学的担当和时代的命题。中医药现代化、国际化的创新研究已经成为扬子江药业的主攻方向。我们将始终坚持实体经济,专注发展中医药产业,以振兴民族医药产业为己任,充分挖掘中医药在“治未病”方面的优势,实现大健康全产业链联动发展,创中医药文化清辉,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更大贡献。

  据了解,作为其在中药现代化方面的重要尝试,目前扬子江药业正全力打造中医药产业园“龙凤堂”。龙凤堂拥有一套全自动化智能中药物流系统,致力于药材自动化前处理—智能投料—原辅料、成品无人输送—机器人码垛—自动控温立体高架库储存等技术攻坚。龙凤堂一改传统中药生产能耗大、标准不可控等弊端,进一步改革传统中药生产工艺,使生产更智能化、精准化、精益化,登上全球中药现代化新高地。(完)

中医药,中医,健康中国,中医药发展,国医大师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